李达安又是华海财险!清退违规股东的事还没了结,又被银保监会叫停新产品备案半年-国际金融报

李达安又是华海财险!清退违规股东的事还没了结,又被银保监会叫停新产品备案半年-国际金融报

李达安
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海财险”)又出事了。

自今年2月被原保监会撤销其两家股东增资的行政许可以来,华海财险负面消息不断。前不久,公司更是上演了“狸猫换太子”,临时更换新晋股东。
5月29日,银保监会向华海财险下发监管函称,其前期报送的多款产品存在保险责任表述不清晰、不符合保险原理、违背公序良俗及险种分类错误等问题,6个月内禁止华海财险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清退违规股东的事情还没了结,又被叫停了新产品备案,成立至今尚未盈利的华海财险会不会因此更加“饥寒交迫”?6个月“空窗期”损失惨重
收到这封监管函后,华海财险将面临6个月的新产品“空窗期”。
根据银保监会的说法:前期华海财险报送的多款产品存在保险责任表述不清晰、不符合保险原理、违背公序良俗及险种分类错误等问题,违反《财产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保监会令2010年第3号)和《财产保险公司保险产品开发指引》(保监发〔2016〕115号)等相关要求。
为此,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提出3条监管要求:
● 自监管函下发之日起,6个月内,禁止备案新的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
● 应高度重视产品开发管理工作,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定,对公司产品开发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对相关责任人员严肃问责;
● 应于2018年5月25日前,向银保监会报送整改报告和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情况。
5月30日,华海财险相关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公司近日确实收到了银保监会下发的监管函。今后,公司将进一步深刻理解和把握“保险姓保”的行业本质,努力提升产品开发的合规性和适用性,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努力与监管要求、与保险消费者的需求保持高度一致和紧密结合。
值得注意的是,银保监会给华海财险的监管函落款时间是5月9日,文中要求,华海财险应于5月25日前向银保监会报送整改报告和相关责任人的处理情况,而监管函的挂网时间是5月29日。
那么,华海财险究竟有没有如期达成银保监会的要求?
华海财险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监管部门指出的问题,公司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项工作组进行了全面梳理排查。经排查检视,在发展初期,公司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存在对基础工作重视程度不高、合规意识不够强以及对新产品的影响估计不足的情况,导致个别创新产品在开发和报备过程中存在问题,不符合当前严监管的要求。对这些产品公司已逐一进行了清理。
那么,6个月内禁止备案新产品,对于华海财险来说意味着什么?
“对于任何一家保险公司而言,6个月的新产品‘空窗期’都会对经营产生较大影响。”一家上市保险公司产品设计部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可能意味着接下来半年都没有新产品销售,而下半年往往是推出新产品的关键期”。
对于华海财险而言,6个月的新产品“空窗期”无疑是雪上加霜。
毕竟,自2014年12月成立以来,华海财险的业绩一直不容乐观,从未实现盈利。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刚成立之时,华海财险便告亏损1087.64万元;2015年和2016年,公司分别亏损1.22亿元、2.89亿元,亏损幅度不断扩大;2017年,公司亏损额有所收窄,为3053.89万元。三年多时间内,公司共计亏损4.5亿元。
根据2018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华海财险保险业务收入4.67亿元,上季度末为15.64亿元;净利润为-250.77万元,上季度末为-3412.34万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96.23%,上季度末为210.95%。

从具体险种看,华海财险2017年保费收入前五名依次是机动车辆险、健康险、企业财产险、责任险、意外伤害险,分别为13.85亿元、0.63亿元、0.4亿元、0.3亿元、0.2亿元。而从承保利润来看,只有意外伤害险实现利润,为3.94万元。

对于公司经营情况,华海财险回复记者称,目前公司偿付能力充足、经营管理稳健、人员队伍稳定,各项业务正常有序开展,并将力争2018年上半年和全年实现经营盈利。清退违规股东出“幺蛾子”
华海财险最近的曝光率有些高。
半个月前,华海财险还上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临时更换新晋股东。
事情要追溯到今年2月13日,原保监会下发的一封《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
鉴于两家股东在2016年增资申请中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原保监会决定撤销青岛神州万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神州万向文化”)、青岛乐保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保互联科技”)增资华海财险的行政许可,并要求其3个月内抓紧引入合规股东。
4月8日,华海财险发布公告称:公司召开2018年临时股东大会,同意郑州中瑞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瑞实业”)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5%。
当时,华海财险董事会秘书、新闻发言人冯明昌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证实了上述消息,并透露:“待监管部门批复许可后,华海财险将在完成公司增资工商变更登记的同时,注销神州万向文化和乐保互联科技所持全部股份的工商登记。”
如果完成这笔交易,中瑞实业将成为华海财险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其他股东持股比例不变。烟台诚泰投资有限公司等7家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为10%,汇龙森国际企业孵化(北京)有限公司等3家股东持股比例均为5%。
然而,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5月17日,华海财险最新披露的公告显示,之前欲接盘华海财险违规股权的中瑞实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名为那曲瑞昌煤炭运销有限公司(下称“那曲瑞昌”)。
公告显示,那曲瑞昌以自有资金,按照每股人民币1元的价格,向华海财险增资1.8亿股股份。若此次增资获批,意味着那曲瑞昌将成为华海财险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
目前,华海财险的股权非常分散,12大股东中,有8家持股比例为10%,剩余4家均为5%。

那曲瑞昌究竟是什么来头,凭什么取代中瑞实业?
公开资料显示:那曲瑞昌成立于2012年7月,注册资本2.4亿元,是西宁德祥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德祥商贸”)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煤炭供应链管理业务,业务范围基本覆盖国内煤炭资源主要产地和消费地。
中瑞实业则是一家以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及不动产管理为核心主业的大型综合性实业集团,经营范围包括有色金属、煤炭与其它矿产品、铁矿石、钢材等,公司成立于2005年12月26日,注册地在郑州,注册资本金30亿元。
数据显示:那曲瑞昌2017年总资产21.59亿元,净资产10.15亿元,主营业务收入35.73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1.1亿元。而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中瑞实业的净资产已高达128.07亿元。
显然,两家公司实力悬殊。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那曲瑞昌与中瑞实业间似乎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似乎都与一家名为深圳前海瑞茂通供应链平台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瑞茂通”)有交集。
根据天眼查,瑞茂通100%控股那曲瑞昌的母公司——德祥商贸;另一边,中瑞实业100%控股郑州瑞茂通,郑州瑞茂通是瑞茂通的第一大流通股股东。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在最后时刻,华海财险的新晋股东从中瑞实业变为了那曲瑞昌。



目前,那曲瑞昌要入局华海财险,还需等待银保监会批准。记者张颖
▼ 好文推荐
中弘股份重组失败,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没了……
今年和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来了,价值百万美元大餐都吃什么聊什么?
“她在改变世界”,交易所迎女掌门人时代

本文由 admin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李达安)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4634.html
首页通栏广告

热议话题

0人讨论

热文